您的位置:首頁 > 萬卷書吧
點燃文學夢想
2017-12-24 16:34:14 來源:南充日報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中期,名落孫山的我情緒低落到極點。那年春節,我北上南充看望姥爺,以求撫慰心情。

  走出車站,寒風刺骨,迎接我的老舅迅速把大衣給我披上。車上,我旅程的疲倦絲毫沒有影響到老舅“暖冬”的心情。他讓我從大衣口袋里拈出一張報紙,我的目光迅速游弋在字里行間,很快從副刊版上發現老舅變成鉛字的姓名。頓時,我興奮起來,不舍掩報。雖然只是一篇三五百字的“豆腐塊報”,卻讓我景仰與嫉妒交織。 要知道那個年代,許多有志青年走上了寬敞而又擁擠的文學之路,皆以手跡付梓而興高采烈。聯想到自己,高考各科成績不盡如人意,唯有語文尚可,何不向老舅學習,“自學成才”何樂不為?

  下車后, 老舅的歡歌笑語依然不見句號,我這才注意到手中的“興奮源”,是一張當天的《南充日報》。

  從南充回來,我的行囊中多了這份登有老舅處女作的《南充日報》,只想激勵我為此耕耘。從此,我開始了挑燈伏案的“爬格子”生活。只是,魯迅曾說過:“以筆墨為生是世上最苦的事”,與筆墨為伍的日子苦不堪言,折騰了兩年下來顆粒無收,但當得知老舅的文字從《南充日報》走向了全國各地的報刊雜志后,我有如打了一劑強心針,繼續地“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”。同時,我把一篇篇習作寄給老舅斧正,寫作水平漸漸提高不少。

  記得那是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,我還是漫不經心地拆開老舅的來信,只見一張報紙滑落下來,我一怔,當我展開墨香飄逸的報紙,一目十行地搜索文字,目光最終定格在我的名字上時,腦際一片空白……

  這是一份最為普通的《南充日報》,但它不普通的是,副刊版上有我方塊體的大名。

  不知怎么, 我的淚水不由地流了下來。要知道,這是我筆耕百位計數的文章,所寫的稿紙足有半人高的唯一收獲。 雖然自知不才,但所付出的心血,無以言狀。

  雖然《南充日報》刊發的僅僅是一篇小作,可對于我來說,意味著被欣賞和肯定,該是莫大的榮耀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《南充日報》恰是點燃我文學之夢的航燈。

  三十多年過去了, 雖然我從青春期步入天命年,但文學仍豐富著我的人生。如今,我在國內外刊發拙作千余篇,字數百余萬,獲獎數百篇。

  當年如果沒有《南充日報》的鼓勵,或許我在人生路上還幾多徘徊。對《南充日報》無以割舍的情結,是短短文章無以表述的。(鐘志紅)

 
    
中超预备队2019第八轮积分